那山那水那田那林和老祖宗同遊共飲

我想,老祖宗選了這裏,一定有他的道理。因為母乳餵哺這裏閉塞,曆史上所有戰爭都與此地無關,日本鬼子來了也注定暈菜。所以這裏既不出英雄,也沒有漢奸。大清不交賦稅,民國不納錢糧,現在是共和國的貧困村。不思進取,安於清貧在這裏已是美德。

所以乍來時沒什麼兩樣,只是多了條水泥路,有了電,不再點煤油燈。再就是山上沒了狼,也因此麅子、獾子、山豬、野兔山雞等等山賊統治了山林草坡,無法無天。也許山林裏美味的蘑菇和各種野果過於營養,不利減肥,所以它們也選擇粗食。於是它們拱紅薯、挖花生、啃玉米、啄高粱。

山賊們,吃吧!長肥了我用蘑菇燉你的肉,再磨上一筐鹵水豆腐,加幾尾河中的蛇鏈魚,半杯自釀的小燒,酒一下肚,面露紅光,低吟:“想當年,老子的隊伍才開張暑期數學班··· ···”

在都市裏的朋友,如果你已不知回鄉的路,如果你已厭倦了嘈雜、厭倦了各種快餐的味道,請跟我來,我將與子同遊、與子共飲,一把青蔥、一杯水酒,將時光淡糖尿病性黃斑水腫淡的印在歲月的年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