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院裏的大多數老人身體都不好

今年60歲的老玉賢已經在養老院一線工作了十幾年。她所在的新松嶺安老中心觀塘分院,是一間私營機構,日間有35名護理員,需要照顧超過200名長者。“我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勞玉賢這樣描述護理人員的工作狀態。早上給老人換尿布、洗尿布,然後抬到輪椅上。接下來,給每位老人送早餐、洗澡、剪指甲,陪他們做理療。“幾乎沒有時間喘口氣了。”

本港人口持續老化,不少長者更是認知障礙症的患者,本港有護老集團開辦高端認知障礙香港安老院舍,院舍房間有逾七成為單人房,院內設電影院、書法室、物理治療室等,入住費用為每月為19,000元至43,000元不等。養老院的老人大多生病,缺乏生活自理能力。還有一些人神志不清,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用不合理的方式打罵護理人員。“有些老人經常發脾氣,記憶力不好,比如四處走動,偷別人的東西。照顧者不得不勸阻老人,讓他們平靜下來。”老玉賢擼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幾處瘀傷,都是老人激烈抵抗留下的印記。

--香港安老協會會長陳志宇透露,今年香港安老服務行業前線員工短缺5000人,目前約有2萬名長者入住安老院舍。“有些敬老院要一個人照顧十幾個老人。”同樣的困境也出現在政府運營的敬老院。深水埗長者日間護理中心主任樂偉智表示,他幾乎用盡了所有招聘方法,例如在報章刊登廣告、在勞工處網站刊登新聞、派發傳單、講課、透過熟人介紹等,但幾個月才收到求職信。他並表示,中心收到的申請信大多來自50歲以上的申請者,而年輕申請者多為精神病康複者、輕度傷殘人士或弱智人士。羅偉琦擔心香港的護理業分崩離析,變成“以老養老”的不健康狀態。

吳家明現年四十多歲,是深水埗老人日間護理中心最年輕的護士。“護理員要經過專業培訓才能上崗,照顧老人需要技能,比如如何搬動老人、如何幫助老人收集四肢、如何讓老人張口吃飯等。”他小心翼翼地把一位老人從輪椅抬到椅子上,老人感激地朝他微笑。“很多人誤以為老年護理是不熟練的.現在有學曆的年輕人不願意走基層工作.護士這份工作雖然很有意義,但社會地位不高,又缺乏好的晉升階梯,很難吸引年輕人投身這個行業.”吳佳明說。陳志宇認為,老年服務業應該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香港今天的成功有賴於上一代人的貢獻,社會應為長者提供更多幫助,政府亦應向安老產業增撥資源。此外,香港人工作繁忙,未能好好照顧長者。老齡產業使一個家庭能夠最大限度地釋放勞動力,對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相關文章:

香港的老齡化人口繼續增長

香港的人口結構在數年前已開始老化

敬老院為老人提供的收入有幾種

香港老年人口的增加

香港護養院采用自願計劃參與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