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在疾病面前會變得如此無能為力

換句話說,當患者家屬指責醫生“漠不關心”時,家人只能靠自己--這可能是他們第一次看到親人處於危險之中。然而,家屬也忽略了,今天,他們在從醫生涯中遇到過無數次患者的情況和家人的反應。醫生不是麻木的,他們是冷靜的,他們是經過專業、經驗和經驗的積累才冷靜的。驚慌、不安和哭泣對這家人來說已經足夠了。在恐慌期間,需要一位冷靜的醫生來做出專業判斷。冷靜並不意味著漠不關心。

無國界醫生於1983年開始在南蘇丹展開醫療人道救援工作,現時在當地的醫院和診所開展初級和二級醫療護理、為流離失所者和偏遠地區提供外展活動、應對緊急救援和疫情,並提供疫苗接種,預防疫症爆發。有時主流輿論習慣性地贊揚和推崇醫生,而不是把醫生當作普通的職業和普通人來對待,這會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公眾對醫生的部分認知和期望:他們認為醫生應該犧牲自己,理所當然地認為醫生應該治病。

走到天災人禍的最前線,全職投入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所以,有些人去看病,有一種消費心態:我花錢看病,你要負責治好我;我把活著的人送到這裏,他們走了,你就不會治病,你要負責殺人。很多醫療事故都是這樣產生的:病人認為自己花了這麼多錢,但醫生並沒有幫他治愈疾病。然而,患者曲解了幾個事實:一是醫療技術的進步往往就是技術的進步,正如朱良夫所說,與醫生相比,科技是治病的最大力量;二是手術再安全也可能有風險,這是概率問題。醫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的安全;第三,世界上有太多不治之症是目前的醫療技術無法克服的。

無國界醫生的首要目標是以最短時間到達受影響地區,使我們可以展開救援行動。歸根結底,這是一種認識,即醫生不是萬能的。醫生會盡最大努力治療病人,但家人也必須做最壞的打算。《中國醫生》向我們展示了醫生面對疾病的無奈之情。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血液科主任孫子敏談到自己職業生涯中最黑暗的時刻:“1990年,我在我們科室做了15年的白血病回顧性分析,讓別人很難受。所有的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只剩下一個病人,最後這個病人走了,整個軍隊都被消滅了。也就是說,我們為這麼多醫生工作了15年,是白費力氣的。你沒有讓一個病人活下來。所以我不想再當血液學家了。醫生再苦,支撐我們的是什麼,也就是獲得感,但是我們沒有任何獲得感,病人都死了,你們說我們每天做什麼呢?“

相關文章:

了解中國醫生,了解中國患者

作為一名醫生,根本沒有時間享受生活

醫院的綠色通道

但是醫生真的無動於衷嗎?

醫生也害怕悲傷